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盛世长歌:邪王绝宠将门妻》盛世长歌 十六 大意终成失意时 盛世长歌:邪王绝宠将门妻章节列表

《盛世长歌:邪王绝宠将门妻》盛世长歌 十六 大意终成失意时 盛世长歌:邪王绝宠将门妻章节列表

发布时间:2020-05-25 00:30:06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凤辞 状态:已完结

《盛世长歌:邪王绝宠将门妻》作者:凤辞,婚恋类型小说,主角:苏伶,苏府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听见声音的时候,苏倾便知道是自己大意了,她握住腰间的匕首一挡,箭矢的冲力震得她左手发麻,好歹是改变了方向擦着肩膀过去。人是冲着她

>>>《盛世长歌:邪王绝宠将门妻》在线阅读<<<

《盛世长歌:邪王绝宠将门妻免费试读


听见声音的时候,苏倾便知道是自己大意了,她握住腰间的匕首一挡,箭矢的冲力震得她左手发麻,好歹是改变了方向擦着肩膀过去。人是冲着她来的,想必也不是什么简单便能解决的,苏倾调转马头准备朝着右边身侧的路引人现身,可对方就像是看出她的想法一般,又往右边射了一支箭。

肩膀上划破的口子不深,却隐隐有些麻木的感觉,躲在暗处的人没了动静,苏琅挡在她身前,紧紧盯着刚才箭矢射出的方向。那人却是忽而没了动作,在林间几个闪掠,很快没了踪迹。

“走吧。”苏倾将匕首收回,朝着还警惕着的苏琅道:“人已经走了。”说罢便下了马将那支箭收入手中。

“你的伤......”苏琅话说到一半便是注意到她脸色沉冷,只得轻叹一声,继续跟着她一起赶路。

对于苏倾来说,这场不知有何目的的埋伏,无疑就像一场戏耍,偏偏自己还无能为力。她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,虽然那人身在暗处,本就比自己有颇多优势,单着并不能成为理由。

是她的轻敌,导致了她如此狼狈。

天渐渐亮了,一路上再也没有发生过那种状况,在畅通无阻地赶了一夜的路之后,二人终于在清晨到了寻安城的城门处。

皇城之内骑马未免有些张扬,苏琅找了人将马牵走,自己则是与苏倾一同步行去镇国将军府。

“现在咱们在寻安城内,天子脚下又是白天,总不会有人来阴的,你不必如此提防着。”苏琅见苏倾到现在都没有放松警惕,只当她是有些后怕,于是安慰道。

苏倾陷在那种恼火情绪之中其实并没有太久,在反思之后便是冷静下来,所以面色与情绪都有所缓和,听了苏琅这句话只白了他一眼,“我胆子可没那么小,再说寻安城才是沧楼最不安稳的地方。”

之所以这么说,一是因为寻安城如今并不太平,圣上的龙体每况愈下,宫中有传他沉迷于永生之道,于是各方势力蠢蠢欲动,可以说是最为混乱的时期;二,则是因为从昨晚开始,她便觉得有人一直盯着他们。

苏琅显然是想到了些什么,当下蹙紧了眉心。

“不过正如你所说,这寻安城中我爹的身份也不低,总不会有不长眼的人给自己找不痛快。”毕竟在这种情形之下,谁也不想因为一个不能作为威胁的小丫头乱了自己的阵脚。

伤口只是浅浅一条,被垂落肩头的青丝遮住,明明已经结痂了,可整只手都像是脱力了一般,刺痛一阵一阵的,不至于动不了,却是没办法提起重物。

“苏琅大哥,我们先不回府。”若是让苏潜发现,以他的性子定是要查明那人是谁,深究过多,在这个局势下并不是什么好事。

“那你准备去哪儿?”

“去一趟这附近的云澜居,我去找个人。”

云澜居是一家香料铺子,在寻安城中虽不是什么有名的店铺,却是连那些官家小姐也时常会去的地方,只是因为那店中卖的香料乃是一绝,只是苏倾要去云澜居自然不是为了那儿的香料,而是因为她与店家沈暮卿是相识。

与沈暮卿结识大约是十岁那年,她在山中迷了路,恰是遇见了上山采药的沈暮卿,得知她不光是会调香还会一些医术之后苏倾便是时常缠着她,只不过苏倾前世到了二十岁那年才知道,沈暮卿的医术甚至连太医院都望尘莫及。

还有那制毒的手艺,前世苏倾还没来得及学上一二便上了战场,一直以来都是个遗憾。

这一世说什么都要学到手。

不过现在,还是解决下肩膀上的伤才是主要。

“这地方男子进也没什么看头,苏琅大哥若是觉得无趣,可以去附近逛逛,寻安城这里有趣的东西还是挺多的。”及至云澜居门前,苏倾瞧着进进出出都是女子,有几人甚至朝着他们这边投来探究的目光,苏倾才对苏琅说道。

前世虽说没有听说过苏琅有妻儿,但是苏琅确实是长得不错,加上带着一个十三岁却有些显小的女孩,来这脂粉铺子实在不像。

“属下等在门口就好,小姐若是有什么吩咐也好照应。”

苏琅虽说是苏家旁支的人,但到底是她的哥哥,前世二人又相处过一段时间,如今苏琅一口一个“属下”“小姐”的,又是这么个恭敬的态度,实在是让苏倾有些不适应,虽说前世一开始的时候也是这样,可那毕竟是过了好几年的事情了。

“我叫你苏琅大哥,对吧。”苏倾将他拉到没人的地方,一本正经地问道。

许是不知道她这话问的是什么意思,苏琅只是点了点头。

“我既然叫你一句大哥,便是认定了你是我哥哥,你左一个小姐右一个小姐的,这关系未免有些不清不楚。”

“是属下逾越了。”

苏倾想过苏琅会怎么回答,甚至是连应对的方法都想了一遍,却偏偏没有料到这一句,她愣了半晌才想起,苏琅这态度就像是她在怪罪于他一般,这都哪儿对哪儿啊。

想到苏琅在处事方面的迟钝,苏倾只能在心中长叹一声,继续语重心长地劝道:“我的意思是说,既然我叫你一声大哥,你也能把我当妹妹。”

“属下不敢。”

看面前人那完全称得上是不卑不亢的样子,苏倾觉得改口这件事情还是要从长计议,短期内还是继续别扭着吧。

没管苏琅是不是还在门口等着,苏倾进门之后便是直接去找了和她相熟的人,小姑娘好歹是没将苏倾忘了,即使过了一年时间,还是一眼便看出来自家掌柜唯一的“徒弟”,高高兴兴地朝里面传了一声,没多久就把人带进去了。

沈暮卿依旧是摆弄着手中的花草,苏倾每每见到她的时候,她总是与一些花草为伴,有时候忙起来连眼色都不会给她一个,好像这便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一般。

“舍得回来了?”沈暮卿瞧她一眼,情绪都懒得波动一下。

“这不是想师傅你了,所以回来看看吗。”苏倾随意挑了把椅子坐下,跟她玩笑道。

“我可不信你这一套,这次回来待几日?”

“回来就不走了。”

沈暮卿停了手中的动作,抬眸看她,一向淡然的目光中有些许的讶异。其实不怪她吃惊,苏潜当时将她送走便是因为这寻安城太过危险,特别是苏倾这身份和脾气,很容易便是沾染祸端,这一年里局势丝毫没有缓和,苏倾这个时候回来,未免不是时候。

“师傅放心,我都想好了,有些事情我总是要面对,不能总是靠着我父亲。”

听她一言,沈暮卿没有表态,只是到底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。

“今日来这儿,一是为了看师傅一眼,二是徒儿遇上了点麻烦,想问问师傅有没有解决的法子。”

将花瓶放在高处,又收拾好了桌上剪下的枝叶,沈暮卿不慌不忙地打水净手,一边问道:“说吧,又要跟我讨要什么?”

苏倾苦笑,本来伤口上可能有毒这也不是一件小事,偏偏沈暮卿这样子连她也紧张不起来,她想起以前赶新奇总是要来沈暮卿这儿求点东西,只能怨怪自己自作自受。

“就是受了点小伤,想让师傅看看,也省的去医馆了。”苏倾说着,将原本散落在肩上遮挡着的头发拨到一侧,露出被箭划伤的地方。

沈暮卿起先还想骂她把自己当大夫了,可目光触及伤口的瞬间便是慎重起来。

“这伤口哪儿来的?”

“就是回来的路上遇了埋伏,躲是躲过去了,就是箭上可能沾了东西。”苏倾正不以为然地说着,侧目便是看见肩膀上的伤口泛紫,蔓延了一片,也吓了一跳。

“得亏你没去医馆,这普通大夫也诊治不出来什么门道。”沈暮卿用银针封住她的穴道,转身便找东西去了。

《盛世长歌:邪王绝宠将门妻》 精彩点评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凤辞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苏伶,苏府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凤辞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盛世长歌:邪王绝宠将门妻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苏伶,苏府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盛世长歌:邪王绝宠将门妻

盛世长歌:邪王绝宠将门妻

作者:凤辞类型:婚恋状态:连载中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凤辞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苏伶,苏府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凤辞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盛世长歌:邪王绝宠将门妻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苏伶,苏府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