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一梦朝歌》一梦朝歌解析 GC 一梦朝歌SM

一梦朝歌

幻想已完结

新书《一梦朝歌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阿凤,主角尹喜,风轻云,是一本幻想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“这法物就是不同一般啊!”凤鸣啧啧称奇,“寻常的法物做法时要么是风轻云淡,要么是波云诡谲。它倒不同,直接裂开了……真人,它说的是什

酷匠网|更新:2020-06-03 14:26:19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新书《一梦朝歌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阿凤,主角尹喜,风轻云,是一本幻想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“这法物就是不同一般啊!”凤鸣啧啧称奇,“寻常的法物做法时要么是风轻云淡,要么是波云诡谲。它倒不同,直接裂开了……真人,它说的是什

《一梦朝歌》免费试读

“这法物就是不同一般啊!”凤鸣啧啧称奇,“寻常的法物做法时要么是风轻云淡,要么是波云诡谲。它倒不同,直接裂开了……真人,它说的是什么意思?”

“还什么意思?”尹喜苦着张脸,他是哭笑不得,“三生镜碎了啊!”

“啥?!”我和凤鸣全都傻眼了。

尹喜围着碎裂的三生镜看了又看,见他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,我和凤鸣慌了神:“碎了?为什么会碎啊?我们明明什么都没做啊!”

要说这三生镜碎的,简直是毫无根据莫名其妙。我还什么都没问,它就忽然碎了……这是想干嘛?碰瓷儿吗?

三生镜为什么会碎,尹喜也是全无头绪。用手轻触了一下三生镜的缝隙,尹喜无奈的苦笑:“这三生镜一向心气儿颇高,它自认为天上地下没有它不知情的事情。朝歌今日问的,怕是它也不知道。所以一时自负,所以它把自己震裂了吧!”

尹喜的话说完,三生镜的裂缝又大了些。像是在憋着气儿,残破的镜像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一鼓一鼓的。避免三生镜碎的更加彻底,尹喜连忙把红布重新盖好,低声念了几句咒语,像是在安抚一样。

“小朝歌,真是对不住。”尹喜无能为力了,“你想知道的事情,我怕是帮不了你了。”

尹喜和我道歉,这让我很是过意不去:“要说对不住的理应是我,是我给你添麻烦了。如今三生镜裂开了,太上老君追究起来,怕是……”

“嗨,没事儿。”尹喜不以为意的挥挥手,他脸上又挂上了不正经的笑容,“我师父要是追究起来,顶多就是罚我下凡渡劫……你知道的啊!我最喜欢下凡了。能够光明正大的和凡人谈情说爱,机会多难得呢!”

说完,尹喜对我和凤鸣挤了挤眼睛。他的模样俏皮,把凤鸣都给逗笑了。

虽然尹喜说的轻松,可我却很难释怀。坏了那么贵重的法物,恐怕不是简单的惩罚能了事的。而实际上,尹喜也只是担心我们两个小仙有压力,说的轻松罢了。回封神台的路上,他一直心事重重的。把我们两个刚一送到,他就借口有事,匆匆离开了。

“朝歌。”意识到事情不太对,凤鸣担忧的问我,“真人他……会不会有事儿?”

我摇摇头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“那我们……能做点什么?”

我再次摇摇头,依旧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今日不知是怎的了,我和凤鸣是转圈的闯祸。从封神台宴会,又到兜率宫仙宫。不是吹歪了王母娘娘的发簪,就是弄碎了太上老君的三生镜。之前我们两个都翘首企盼着,希望宴会能早点结束。可如今我们却想着,这宴会最好能一直继续下去。

因为只有宴会一直继续下去,我们两个才能免受惩罚。

凡间的人总说,千里搭长棚,无不散之筵席。即便是再热闹的喜宴,也很难长长久久下去。在封神台连着庆祝了五天,众仙才各自散去。这一散,是几家欢喜几家愁。

喜的是和陆压道君定下因缘的王母家三个仙女,愁的是没有和陆压道君婚配的众神女以及闯祸的我和凤鸣。

“哎!”

一天里,我听凤鸣叹气不下五百次了。被她唉声叹气传染,我都有点幽怨了。我们两个坐在空荡荡的封神台上,面面相觑。

“王母家嫁女,这是多么难得的喜事儿啊!”我心里怀着一丝幻想,“一下子就嫁了三个出去,王母应该挺开心的吧?既然这么开心,是不是也就不会追责我们了?”

凤鸣也是这么希望的:“那样就好了……要是想不追责,怕是要等三个仙女顺利出嫁吧?”

我和凤鸣每日祈祷着祈祷着,就希望一切能快快过去。这真是一件让人痛苦的事情,仙家出嫁,手续繁琐,过程冗长。而就在这冗长的过程中,我和凤鸣的一颗心像是在火上烤一般,极其焦心。

自从宴会结束,我就再没见过尹喜。他忽然间不见了,音信全无。以前我睡梦中还能隐约听到他吹笙的动静,可如今是什么都没有……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了一个月,尹喜终于露面了。

一个月没见,尹喜的状态似乎不是特别的好。虽然他还是坐没个坐像,笑起来没个正经的,但是精神却很是不济。刚收起了腾云,他立马就趴在台子上,仿佛没长骨头似的,病歪歪的。

“真人,你这是怎的了?”凤鸣笑他,“多日不见,你是去搬山了不成?去填海了不成?怎么累成这个样子?”

尹喜微微勾唇,笑说:“天机不可泄露,说不得……不过我确实是累的要命,如果能有杯水喝,那真真是极好的。”

“好,好,好。你是我们封神台的贵客,怎么会不给你水喝?”凤鸣笑道,“那你和朝歌先聊着,我去倒水给你。”

凤鸣离开,院子里就剩下我和尹喜在。他趴在台子上看我,眼神里笑意甚浓。未等我开口问他,他先说道:“一月未见,小朝歌可是想我了?”

“你不用回答我,我先告诉你。”尹喜用手支着下巴,他稍微坐起了些,“一月未见,我可是想你的很。”

我不受尹喜话语的迷惑,直接了当的问他:“这一个月你去哪里了?”

“啧啧啧,我的小朝歌这是吃醋了吗?”尹喜微眯着眼睛,他悠悠闲闲的摇头晃脑着说,“你说这一个月?我当然是在兜率宫啊!你也知道,天庭要办喜事儿了,好多事儿要忙呢!我师父负责嫁妆一事,我自然要帮他的忙,这段时间一直在到处跑,所以就没时间来看你了。”

“你说你在忙嫁妆?”我才不信他,“那好,你告诉我,三生镜的事儿是怎么解决的?”

尹喜的呼吸一滞,不过他很快恢复自然。既然被我拆穿了,他也不再继续隐瞒:“好吧,我老实告诉你,这一个月,我下凡去了。”

“因为三生镜的事儿吗?”深知自己闯了大祸,我颓然的坐在石椅上,“老君他……”

尹喜满不在乎的哈哈一笑,又动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袖子:“没关系的,不就碎了块儿镜子吗?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我师父那儿的镜子少说有千八百块儿,他不差这一块儿半块儿的。”

那碎的可不是一般的镜子啊!那可是后羿射下来的太阳碎片啊!就这么被弄碎了,太上老君怎么可能会不追究?

见我不是太信,尹喜手指一转变了枝桃花出来。顺手将桃花插在我的发髻上,他笑的懒散:“我师父发现了,也不过是发了一通火儿罢了。他每日都发火,有何好担忧的?再说了,我不是平安回来了吗?你啊,就不要愁眉苦脸的了。”

许是不想我担惊受怕,这次受罚的事情尹喜并未多言。看他不想多谈,我也不方便多问。可祸端终究是我闯下来的,让尹喜替我受罚我很是与心难安。再三犹豫,我只有旁敲侧击着打探:“既然你是被老君罚下凡的,为何才一个月便回了?天上一日,地上一年……这么算来你在凡间只待了三十年吗?”

听我这么问,尹喜似乎还有点不高兴,就像是我嫌弃他回来早了一般。不过这种情绪只是稍纵即逝,他很快就调整好,撇了撇嘴,道:“我和命格仙君有点过节,你知道的,去年中秋在嫦娥那儿……得知我要下凡,他准备了一份‘大礼’给我。”

“他做了什么?”我好奇的问。

“他还能做什么?无非是把我的命格写的坎坷点。”尹喜重重的叹气,“儿时丧母,少年丧父,姥姥不疼舅舅不爱,最终因为貌美如花被卖到青楼楚馆……”

“青楼楚馆?”我不曾到人间走过,所以并不知那是什么地方,“是做什么的?”

很少见的,尹喜竟被我问的俏脸一红:“那里就是……就是酒楼啊!凡人喝茶吃酒,歇息住店,都是要去青楼楚馆的。哎呀,这个凤鸣怎么搞的?倒杯水而已,怎么去了这么久?”

我知尹喜又是想转移话题,可他说的没错,凤鸣确实是去的太久了。不再和尹喜闲聊,我起身准备去找凤鸣……没等我走远,就听到凤鸣用特别大的声音嚷嚷着说:“玄女娘娘,小仙今日确实是不曾见过文始真人。要不小仙带你到台子那里去看看,许是在那儿呢?”

“她怎么来了?”尹喜大惊失色,“朝歌!我先走了!”

《一梦朝歌》精彩评论

  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阿凤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尹喜,风轻云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阿凤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一梦朝歌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尹喜,风轻云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