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第一郡主》相思郡主 女王 第一郡主18禁

第一郡主

古代言情已完结

主角叫白欣然,夕婵的小说是《第一郡主》,它的作者是Baby妮儿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14有刺客  刚出宮门不久,突然,白欣然感觉身后有道凉凉的冷风,她当即转了转眼珠,如此温热的天气,怎么可能有冷风?难道是有什么不好

阅文集团|更新:2019-08-16 07:03:59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主角叫白欣然,夕婵的小说是《第一郡主》,它的作者是Baby妮儿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14有刺客  刚出宮门不久,突然,白欣然感觉身后有道凉凉的冷风,她当即转了转眼珠,如此温热的天气,怎么可能有冷风?难道是有什么不好

《第一郡主》免费试读

14有刺客  刚出宮门不久,突然,白欣然感觉身后有道凉凉的冷风,她当即转了转眼珠,如此温热的天气,怎么可能有冷风?难道是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,不过想一想也知道是谁了,她还真是心急,担心毒不死她,还要叫人来追杀她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女子天生的警觉Xing告诉她,这阵冷风有疑点,她迅速移到小月面前,发现那阵冷风依旧跟了过来,哼,如此明显的追杀手段,未敏也太过无用了吧!  小月不解的看向白欣然,白芯蕊朝她使了个眼色,暗示她别动,小月和夕婵便紧紧挨在她旁边,两人都吓得有些发抖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白欣然在心底冷哼一声,迅速将衣兜里的一面铜镜拿了出来,故意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饰,这些古代人,该不会知道有反跟踪这招吧?她就来开一下先例好了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果然,等她照镜子时,赫然发现铜镜里有名身着青袍、双眸冰冷且狠毒的男子,她在看那男子的同时,那男子也在看她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那男子也不是简单的,当即从铜镜里看到自己,在这刹那间,他猛地挥手,一阵狠毒无情的掌风朝白欣然飞快地狠挥过去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白欣然意识到情况不妙,迅速将夕婵,小月推开,身子猛地往左侧一闪,心下想,这李孝雅派来的杀手,她真的这么恨她,竟然恨到想置她于死地的地步?  #160;#160;#160;#160;青袍男子见白欣然闪开,想尽快完成任务,便几个闪身跃上前,阵阵冰凉的掌风也迅速朝白欣然袭去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白欣然跆拳道不错,属黑带高手,却不会内力和轻功,碰到这些古代人,武功差点的她好对付,武功好的她就没辙,在现代又经常用枪当武器,格斗场面不是很多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这时候,在这青袍男子面前,她就显得有些弱了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不过,她打不过他,不代表整不到他。蓦然间,她瞥见对面正在下甲板的五殿下一行人,眼里闪过一缕冷意,与此同时,她快步朝甲板上跑去,一边跑一边大叫:“不好了,有刺客,五殿下小心,有刺客要刺杀你,快点躲开。”  #160;#160;#160;#160;说完,她早已左拐右溜的窜上甲板,萧侍,萧剑听到有刺客,两人急得一跃上前挡在五殿下下面前,双眸凌厉的睨向甲板下方正追上来的青袍男子,挥剑令下,“来人,抓刺客!敢行刺五殿下,不要命了,拿下他。”  #160;#160;#160;#160;话音一落,十几名身着黑色劲装的侍卫嗖的跃下甲板,准确无误的朝青袍男子击去,青袍男子气得一咬牙,恨恨瞪了窜上甲板的白欣然,没想到这傻郡主这么机灵,竟然把他说成刺杀五阿哥的刺客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他对付一个弱女子简单,但在这堆大内高手面前,只是个小角色,看来,此地不宜久留,他得赶紧离开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青袍男子正欲闪身逃窜,萧侍手中剑早已嗖嗖飞出,准确无误的袭向青袍男子的颈部,与此同时,侍衛,萧剑同时出手,三道强烈的白光迅速朝青袍男子迸射而去,只消三招,那青袍男子便猛地倒地,脖颈处当场被划开一道大口子,血流如柱,瞪了瞪眼便死在当场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白欣然心里猛地一惊,没想到那青袍男子这么不经打,要这种小流氓也能算刺客的话,五殿下会把她的皮扒下来了的,如果他聪明点,肯定想到她是在利用她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思及此,她一个猫腰,准备窜下甲板带着小月她们离开,哪知甲板一阵晃荡,她站点没站稳,右手迅速往后一仰,在她感觉打到一个软软的人时,已经听到一阵“扑通”的落水声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“糟了,五殿下落水了!”侍剑一看到五殿下被那傻郡主打落下水,当即一窜而上,嗖的一声跃进水中,其他侍卫也跟着跳了下去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这一切变故来得太突然,突然得白欣然自己都没看清,她只是想逃走,右手往后挥了下,没想到就把五殿下给挥下水了,当时她只闻到一阵淡淡好闻的香,却没看到五殿下的人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这时候,侍书已经冲了上来,一条长鞭哗哗闪过,就要朝白欣然挥舞过去,白欣然眼底蕴藏着浓烈的锋芒,一个飞跃跃上靠近甲板的画舫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这时,萧剑等人已将五殿下救了上来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浑身是水却不失俊美的五殿下身上,就只有萧侍在朝白欣然步步紧逼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白欣然一边躲,一边朝萧侍摆手道:“对不起,我真不是故意的,我自己去向五殿下赔罪。”  #160;#160;#160;#160;她是善恶分明的人,她的确害五殿下落了水,该道歉就道歉,再说刚才也算这个殿下替她解了围,怎么也不能反过来害人吧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萧侍一听,冷地收回长鞭,谅这傻郡主也跑不了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后边追上来的小月,夕婵一脸惊异,两人迅速跑到众星捧月的男子面前,扑通一声跪下求饶起来。#160;“求殿下饶命,我家郡主不是故意的。”  #160;#160;#160;#160;“是啊,我家郡主是个傻子,行动难免有点奇怪,求殿下开恩。”夕婵害怕得瑟瑟发抖,这可是五殿下,郡主这次又冒犯了他,他一定会整死郡主的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萧逸轩淡淡张开双臂,任由侍剑们替他整理衣裳,黝黑如雪玉的眸子锐利的看向对面的女子,眉头微微一扬,又是她?  #160;#160;#160;#160;白欣然见萧逸轩在看自己,又听到夕婵说自己是傻子,只好声速瞪大眼睛,装出一幅傻子的模样,该死的夕婵,她明明不傻了,却还到处宣扬她是呆子,害得她这正常人不得不双眼瞅到甲板上数蚂蚁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男子狭长的凤眸轻眯,浑身罩着一股浓浓的嗜杀和冷意,嘴角轻勾,冷然挑眉,那鬓际还有晶莹的河水流淌而下,发丝染着水滴打在他结实的胸膛上,微微轻卷,宛若静绽的雏菊,看上去无比的魅惑嗜人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“怎么是你?”萧逸轩咬牙开口,话里是一直隐忍的盛怒,此刻他的脸色,更加显得红,才说完,略有些溥的唇似涂上一层银粉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男子修长的玉指曲得很紧,看得周围所有人都不敢呼吸,整个画舫静谧无声,只听得见男子刚强有力的呼吸声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白欣然一抬眸,晶莹雪亮的眸子便对上那宛若银狼的瞳眸,一对上,那狭长且妖冶的眸似将她香噬一般,散发出幻灭的幽光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“你过来——”  #160;#160;#160;#160;男子声音深沉,透着淡淡的磁Xing,朝白欣然挑眉道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白欣然依旧呆呆的怔大眼睛,心里开始咚咚打鼓,轻轻挪动脚步,心里直想咒小月和夕婵,装傻真是项技术活,要了她的半条命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此刻,小月、夕婵、萧剑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,这傻郡主虽然把五殿下打下河,可她毕竟是懿德王的宝贝女儿,要是今天出点事,会惹起朝野动荡,不得不担心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懿德王爷脾气火爆,要不像呆郡主这般好欺负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此刻,男子右手已经轻抚上玉榻边立着的一柄银色宝剑,宝剑发出熠熠的寒光,男子洁白的手指在剑锋上轻轻划过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攸地,那指尖迅速浸上一丝鲜血,看得众人身子皆向前倾,他们的五殿下是要做什么?  #160;#160;#160;#160;恐怕,这傻郡主小命难保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男子睫羽如扇,乌黑且妖艳,唇轻扯,看上去既残酷又深冷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眼眸轻抬,便看到面前女子如小鹿般楚楚可怜的眼神,她眼神傻樣,小脸微红,下唇紧咬,一副泫然欲泣的小兽模样,竟看得他心中一颤,佩服,这女人演技够高,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为什么和昨晚的不一杯,  #160;#160;#160;#160;白欣然仍旧傻傻的,乌黑的瞳孔挤得出水来,心里却在算计,如果他敢出手,她就先让他没命,虽说受他吸引,但为了自己,她可以杀了他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就是下地狱,她也要拉他一起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一个人杀十来个有枪的黑帮高手,她那功夫不是假的。刚才那青袍刺客她根本不怕,她只是不想过早的显露自己的底细。  #160;#160;#160;#160;“傻子!”男子冷冷出声,白欣然听到这话迅速仰头,一仰头,男子玉指早已曲起,在她头上轻敲了一记,又迅速收回,轻道:“再有下次,你就完了!”  #160;#160;#160;#160;这脑子里明明有东西,怎么这么傻傻的?  #160;#160;#160;#160;白欣然立即反射Xing的摸了摸头,明明他敲得很轻,怎么这么疼。    萧逸轩见她反射Xing的动作,勾了勾嘴角,看来她刚刚是装出来的,摇了摇头便转身离开。  他摇头代表什么意思?难道他看出了她的装傻,可是他为什么不揭穿她呢?  但现在的处境不容她多想,她还有事情没做呢!

那个女人,竟敢这么对她,看她日后怎么回报她,白欣然想了想决定先不要去报仇了。

《第一郡主》精彩评论

  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Baby妮儿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白欣然,夕婵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Baby妮儿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第一郡主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白欣然,夕婵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