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纨绔太子妃:殿下,劫个色》纨绔太子妃 殿下 劫个色 笑无语 NP文 纨绔太子妃:殿下,劫个色GC

纨绔太子妃:殿下,劫个色

古代言情已完结

《纨绔太子妃:殿下,劫个色》由网络作家笑无语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颜天真,易容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颜天真从柜子里翻出了一堆瓶瓶罐罐,但并不急着马上撕开锁骨上的那块假皮,而是走回了水盆边上。 还是先将云泪的伤势处理了,卸掉假皮的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1-11 14:30:03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纨绔太子妃:殿下,劫个色》由网络作家笑无语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颜天真,易容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颜天真从柜子里翻出了一堆瓶瓶罐罐,但并不急着马上撕开锁骨上的那块假皮,而是走回了水盆边上。 还是先将云泪的伤势处理了,卸掉假皮的

《纨绔太子妃:殿下,劫个色》免费试读

颜天真从柜子里翻出了一堆瓶瓶罐罐,但并不急着马上撕开锁骨上的那块假皮,而是走回了水盆边上。

还是先将云泪的伤势处理了,卸掉假皮的事儿过会儿再说。

颜天真拿着湿毛巾坐到了榻边,帮云泪清洗着伤口。

今夜若不是云泪帮她,她大抵是凶多吉少了,她深刻地记得锁骨处被逼出来的毒血,呈紫黑色。

那枚银针上的毒,可致命。

若不是那该死的刺客临死之前还要抓着她的脚踝,她也就不会因为行动受限被那枚银针打中。

云泪也就不会因为救她而运功撕裂了伤口,看他这伤势,有恶化趋势。

这个人情,她记下了。

至于那两个刺客……

应该如何找到他们的幕后主使?人都死了,怕是不好查出线索了。

花了小半个时辰替云泪处理伤口,将他染血的外袍与中衣扒下来了,颜天真的视线没忍住,扫向了他的上身。

为何他长得那般磕碜,却有着这一身如羊脂凝玉般的肌肤?

是上天给他的补偿么?将他生得太难看,就给了他这一身如雪如玉的皮囊。

看着好看,不知手感如何。

趁着他昏睡,碰一下不要紧吧?

如此想着,颜天真伸出了手,白皙细嫩的指尖触上云泪雪白如玉雕的肩头。

我的老天爷。

这触感……可比丝绸。

多好的风水与营养才能养出这一身令女子羡煞的皮囊?

可惜那相貌实在有些……

她也不知该怎么形容他。

第一眼见他,就觉得他的长相令人……一言难尽。

不过,与他相处久了,也能忽略他那磕碜的容貌,他的智谋与能耐,挺令人折服。

颜天真的手无意识地摩痧着云泪的肌肤,开始思考一个问题。

在这个世道上,能被她所欣赏的男子太少。

看得顺眼的,更少。

若是云泪这相貌端正一些,她会不会心动?

很难说。

她虽不是以貌取人,但……要求也不能太低,相貌歪瓜裂枣的,着实入不得眼啊,作为朋友来往倒是没什么问题,作为恋爱对象,若是对方太磕碜,简直——辣眼睛。

“云泪,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,我不要求你俊到惊为天人,但你至少也要长得端正些,大众脸也勉强能看得过去,你怎么就长得这么让人一言难尽……”

颜天真嘀咕着,余光瞥见云泪的手似乎动了动,她瞬间回神,将自个儿的手收了回来。

云泪若是知道她趁着他昏睡吃他豆腐,没准就拿她当女流氓了。

他的衣裳染了不少血,有血腥味,得拿去清洗。

她这仙乐宫里没有男子的衣裳,只能让他先穿着太监的衣裳了。

颜天真瞥了一眼云泪的脸庞,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。

方才见他手动了动,还以为是要醒了呢。

颜天真起了身,走到铜镜边上,开始寻思着处理锁骨上的那块假皮。

从瓶瓶罐罐里翻出了之前见过的卸易容膏的药水,倒了一些在手帕上,望着铜镜中的自己,颜天真开始对着锁骨的那个位置搓。

起皮的那个部位,褶皱愈来愈明显。

颜天真见此,继续搓着,片刻之后,那个部位十分明显地浮起了一块皮。

颜天真这才伸手去撕,指甲轻轻一抠,就将覆盖在锁骨上的假皮给抠下来了。

而抠下了假皮之后,所见到的东西却让她怔了怔。

那莹白的锁骨上,点缀着一个三瓣花的图案,图案呈淡红色,还蛮好看。

或者应该说,是胎记?

颜天真用浸染了药水的手帕,对着那三瓣花搓了搓。

什么也没能搓下来。

想必是天生的印记,与肌肤相连,因此,无法清除。

她的锁骨上,为何会有一块假皮遮盖胎记?

颜天真陷入了思索。

她是借着这个躯体重生的,但她对这个躯体原主人的往事,一无所知。

这块假皮,是原主自个儿贴上去的?还是其他人贴上去的?

揭掉假皮,露出胎记,会有怎样的影响?

颜天真思索了片刻,还是决定将假皮覆盖回去。

这印记目前还不知是福是祸,若是露出来,会惹来什么麻烦那就不好了,以防万一,还是先遮住吧,遮住了总不会有祸事,不遮住,万一有麻烦呢?

颜天真想要将假皮贴回去,却又面临着一个新的问题。

这玩意卸下来了怎么粘回去?

这事儿,得请教云泪了。

忽听身后有动静,颜天真转过头,看到的便是云泪醒了过来,正从榻上起身。

他起身的动作,有些无力。

“云泪,你还是别下榻了,你的伤口不太乐观。”颜天真从椅子上起身,走到了榻边坐下。

云泪目光中有初醒的朦胧之色,此刻只觉得身上有些凉意,低头一看,上身竟然是光着的。

颜天真道:“你的衣裳是我扒的,太多血了,黏在身上会难受的,我可没占你便宜!你的伤势,我帮你做了处理……多谢你救我。”

云泪抬眸,这一抬眼,看见了颜天真锁骨上多出的印记,眸光中划过一丝疑惑。

她的锁骨上何时多了一个印记?

颜天真见他目光落在自己锁骨上,便解释道:“这是天生的胎记,之前隐藏在一块假皮之下,对了,我想请教你,假皮卸下来之后,怎么粘回去?你帮我粘回去可好?”

云泪微一点头。

颜天真便去将易容用的东西搬来榻上。

云泪挑了个罐子,从罐子里挖出了点儿膏药,涂抹在颜天真锁骨上。

这般近的距离,彼此的呼吸都能感觉得到。

颜天真望着他,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,“云泪,你可曾娶妻?”

章节在线阅读

《纨绔太子妃:殿下,劫个色》精彩评论

  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笑无语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颜天真,易容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笑无语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纨绔太子妃:殿下,劫个色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颜天真,易容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