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应念岭表经年》应念岭南经年 69文 应念岭表经年by狐不胡

应念岭表经年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新书《应念岭表经年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狐不胡,主角寒幽,广陌,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 雪青城敛目,送走了突然而来又突然离开的老人。独自站在空旷的大殿里的少女低低苦笑,你瞧,他们甚至都开始怀疑我了。你才离开多久啊,你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1-09 21:30:14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新书《应念岭表经年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狐不胡,主角寒幽,广陌,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 雪青城敛目,送走了突然而来又突然离开的老人。独自站在空旷的大殿里的少女低低苦笑,你瞧,他们甚至都开始怀疑我了。你才离开多久啊,你

《应念岭表经年》免费试读

雪青城敛目,送走了突然而来又突然离开的老人。独自站在空旷的大殿里的少女低低苦笑,你瞧,他们甚至都开始怀疑我了。你才离开多久啊,你早点回来好不好。

这半日来她冷静的提出疑问,冷静的和广陌针锋相对,冷静的回应枫溪老人的质疑。可是直到现在,她才能静静的将自己缩成一团。

打破所有坚强之后,她其实也只是一个刚刚失去所爱之人的少女而已。她远在涑北神宫,甚至没有人能同她说一句话,只有她自己一个人。

少女滑落在地,将自己抱成一团,头埋在双膝间,在听闻噩耗之后,第一次落下泪来。黑暗中的少女小小的,仿佛是一团孤寂的影子。

悬在半山间的晦暝殿冷寂异常,殿内殿外寂静无声,唯有廊桥上的如意玉相击而出的泠泠声响,冷清、孤寂,一如少女心事。

这是雪青城第一次感到孤寂是什么滋味,而且,这种味道,她在之后的数年间曾无数次品尝。

人走茶凉,雪青城是知道的,但是从未真正体验过。可是接下来的数天里,这种事雪青城从未如此清晰的认识了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自钧若出事的消息传回涑北神宫的那一天起,涑北神宫中就有一种山雨欲来的味道,而这种味道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明显。明显到即使是什么都不知道的那些人也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劲。

没有人敢薄待雪青城,可是还是和钧若在时不同了。那时雪青城是涑北神宫未来的女主人,可现在,雪青城是客居在神宫的外人。

争权夺利哪里都有,而在涑北神宫也一样。如今的神宫几乎分成了三批人,分别以广陌、无涯和辉夜为首。因为雪青城固执认为钧若未死,他们的斗争都在暗地里,从未有人放到面上来。

三方互相戒备,谁先动手谁就会输。涑北神宫这一潭水,表面上平平静静,暗地里却是暗流汹涌。

“殿下,奴婢都没有想到,他们会动作如此之快。”白薇嘟着嘴,愤愤不平的说:“尤其是广陌和无涯他们两个,明明是大人一手提拔出来的,如今背叛起大人来,比谁都快。”

“说不上。”雪青城摇头:“涑北神宫不可一日无主,他们争来斗去也是寻常,只是广陌和无涯也就算了,辉夜能同他们二人相争才让人惊讶。”

“就是说,”白苏点头赞同:“辉夜是当时祭司大人掌权前的那些人中的一员,大人掌权后还留着他本身就是怪事,现在居然还能争夺祭司之位。”

“韬光养晦不是白说的。”寒幽说,这还是他第一次参与类似的讨论,平时这些话都是钧若和雪青城说,很少有其他人参与:“辉夜是个聪明人,他懂得在什么时候潜伏,也懂得抓住机会。”

“这种人才最讨厌,”白苏不等寒幽继续说就道:“我最不喜欢这种人了,当面一套背地一套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他们反咬一口。”语气里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。

雪青城挑眉,看到寒幽似乎不赞同的微微皱眉,笑了笑,问:“寒幽你觉得呢?”

寒幽顶着白苏的目光。不自然的笑笑,说:“属下到不那么认为。辉夜虽的确不可大用,但这种人也说不上可恶,他们最多也就是让人心生戒备罢了。白苏说他当面一套背地一套,可是他也不曾出卖过曾经的主子。至于眼下,不过是各凭本事罢了。”

评价十分中肯。

雪青城目光中透出一分赞赏,问:“让你查的事,可有眉目了?”

寒幽缓缓皱起眉头:“还没有。”触及到雪青城眼中的失落,又急忙补充道:“属下之意,并不是说祭司大人走不出极北冰原,而是指神宫中众人没有加害祭司之心。”

雪青城黛眉越皱越紧:“那怎会凭空多出一个人来?”她还是不信。

寒幽不慌不忙:“殿下既然相信祭司大人不会轻易就死在极北冰原里,就应该相信,没有谁能在极北冰原里以一人之力加害大人。即使那人抱了必死之心。”顿了顿又说:“至于尸骨之事则再容易解释不过,殿下聪慧,属下相信殿下一定也想得通。”

雪青城紧皱着的眉头松开,她的确想得通。天灾之后尸骨多一具少一具本就是常事,何况还是极北冰原那个地方。只是看她肯不肯相信罢了。

“殿下一向聪慧,何必再这件事情上钻了牛角尖?”寒幽劝道:“殿下执着认为有人加害祭司大人,无非是认为大人还活着,可是这本身就不是一码事。殿下又何必疑神疑鬼?”

豁然开朗。

雪青城低低的笑,“寒幽,你真不愧是寒家的嫡长子。让你跟在我身边做个笑笑的侍卫统领真是屈才了。”

这句话说得真心实意,可寒幽却真心实意的不愿意听。

“殿下真是在拿属下开玩笑,”寒幽的声音听不出哪怕一分喜悦来:“殿下不是不知道,属下当年到底是为什么才到了殿下身边做侍卫。若不是穆王殿下提议,属下现在是否还有命在都是未知数。”

半月有余,雪青城恢复过来不少。

“可是就像你方才说的,这两者无关。”雪青城眉眼含笑,目光里具是对寒幽的赞赏:“你是否能活,是一回事,而你能活成什么样子又是另一回事了。你无愧‘寒’这个姓氏。”真正的好教养、好学识。

寒幽笑笑,没再辩驳。反而说道:“殿下,属下觉得,殿下应该回一趟皇城了。”

雪青城挑眉:“哦?为什么?”

“皇室和神宫虽各自为政,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”寒幽说道:“一方改朝换代不可能不对另一方产生影响。”对比起来,钧若掌权之时反而是个异数,能将消息隐瞒那么久。可是:“殿下不会认为,现在的涑北神宫神宫中,有人能做到祭司大人当初那样吧?”

雪青城神色随着寒幽的话渐渐凝重。

章节在线阅读

《应念岭表经年》精彩评论

  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狐不胡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寒幽,广陌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狐不胡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应念岭表经年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寒幽,广陌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