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断阴缘:我做米婆的那些日子》生命缘祥祥最后的日子 天然受 断阴缘:我做米婆的那些日子LOLI

断阴缘:我做米婆的那些日子

现代言情已完结

刘泽方新书《断阴缘:我做米婆的那些日子》由刘泽方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郝贺,米婆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了一丝可疑的阳气,却转眼被我们高调的“秀恩爱”给破坏的消失殆尽。 见眼前的危机终于过去了,我不禁唱舒了一口气。 结果我这一口气还

|更新:2020-01-09 07:31:11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刘泽方新书《断阴缘:我做米婆的那些日子》由刘泽方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郝贺,米婆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了一丝可疑的阳气,却转眼被我们高调的“秀恩爱”给破坏的消失殆尽。 见眼前的危机终于过去了,我不禁唱舒了一口气。 结果我这一口气还

《断阴缘:我做米婆的那些日子》免费试读

了一丝可疑的阳气,却转眼被我们高调的“秀恩爱”给破坏的消失殆尽。

见眼前的危机终于过去了,我不禁唱舒了一口气。

结果我这一口气还没吐出去,一个湿软的东西过来堵住了我的嘴。

我瞪大了眼睛,看见面前的小白脸吻得如痴如醉。

当着鬼差和这么多鬼的面,我不能做出什么太过分的事情,只得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作罢。

小白脸见我瞪着他,毫不犹豫地又亲了我一下。

在这过程中,他悄声地说了一句:“呼吸放慢。”

我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。

虽然知道小白脸是为了我好,频繁给我传输阴气,可以有效压制我身上强烈厚重的阳气,提醒我放慢呼吸是防止鬼差的检查……但他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与我当众接吻,我着实有些吃不消。

我小声地警告他,让他少对我动手动脚。

他有些无奈地说道:“小丫头你怎么不领情啊,我这是为了救你才会出此下策。你不但不感谢,还这么说我,哎呦我的心碎成了渣渣呦…”

我翻了个白眼,没去理他。

现在的情形已经稳定了下来,事不宜迟,我得赶紧带着郝贺的魂魄回去。

但这时又出了岔子。

因为这一阵子的混乱,郝贺不见了。

我顿时吓得魂都快没了。

急急地环顾一周,确定这渡魂车上没有他。

“喂,你有没有看见那个拿手机的?”我转头去问小白脸,声音因为担心和焦急而带着颤音。

小白脸看都没看我,只是一个劲儿地朝外张望:“当然看到了。”

我一听,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,忙不迭地疾声问道:“在哪儿在哪儿?”

结果小白脸在这儿装可怜:“媳妇儿你都不关心我,只关心那个小白脸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被我打断了。

“废话少说!他在哪儿?”我不耐烦地说着。

他哀怨的看了我一眼,随后无奈地朝渡魂车外面指了一下。

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,顿时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。

郝贺竟然自己跑到了渡魂车的外面!此时此刻正在外面逛得正起劲!

要知道,在这里也同人间一样,甚至要比人间凶险的多,尤其是在渡魂车途径的路上,很容易发生以众欺少的事件,有一些地方一霸生前威风惯了,死后也肯定是不会安分守己,不生出些事端来就浑身不得劲。所以他们经常会将一些小喽啰收至麾下,作威作福,一些运气不好的鬼遇到他们,轻则伤及本元,轮回之时万分坎坷,即使投胎成人也是拔了短筹,一生穷困潦倒伤病哀痛不绝;重则魂飞魄散,这魂飞魄散也分两种,一种是可以将破碎的魂魄再重新拼接起来,放在往生池里,用往生池水养一阵子就会复原,通常这样的还是比较幸运的。还有一种与第一种相对,就是魂魄碎成了齑粉,本元四分五裂,这样的魂魄绝对是没人可救得了,也就是说,本元四分五裂的魂魄算是真正意义上的从世界上消失,彻底消失。

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!

万一郝贺碰到一些这样的鬼…别一些了,就一两个,估计就够他喝一壶的了。

我越想越心急如焚,恨不得直接飞身下去,将郝贺带回到他的躯体里。

“你和那个富家公子哥儿什么关系?”小白脸问道,这次。他的神色里没有什么哀怨凄婉之色,反倒是一脸淡然,淡然之间夹杂着一丝严肃。

“受人之托。”我轻轻地说了一声,虽然我现在对小白脸的身份还很怀疑,但我可以感觉到他没有什么害人之心,所以才会回答他。

“哦”他摸着下巴想了想,随后突然大叫一声:“不好!”

虽然声音不大,但他的声音离我的耳边极近,我不可避免地被他吓了一跳。

“怎么了?”我连忙问道。

小白脸好看的眉头慢慢地拧了起来,随后有些生硬地说道:“我前几天来的时候,正巧听说了这个附近有好几群不安分的鬼兴风作浪,要是他们遇到那个公子哥儿……”他到后面就没了声音。

听了他的话,我的手脚瞬间变得冰冷。

如果让他们真的遇到了……

我简直不敢相信后面会发生什么。

“我带你去吧。”小白脸看见我是真的着了急。

“好好好,谢谢,谢谢你。”不由分说,小白脸直接将我拦腰抱起,然后特别豪迈地吼了一声:“停车!我要跟我媳妇圆房!”

我:……

一车的鬼在跟着瞎起哄,我羞得无地自容,心里暗暗地想着日后一定要找他算账!

就这样,我们瞒过了那些鬼和鬼差,顺利地下来了。

一下车,小白脸就抱着我进了一大丛灌木林。

“我警告你,你要是敢对我图谋不轨,我绝对饶不了你!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小白脸看起来颇为无奈。

“跟我来,我带你去找他。”

我们走走停停,好一会儿,小白脸突然说了一句:“这里。”

他指了指一片黑色的迷雾里。

我有些迟疑地看了看这层厚厚的黑雾,看上去甚是诡异,而且还有一些奇怪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过来。

小白脸脸色一变。

我正疑惑之时,突然一声微弱的呼救声传来,我当时就神色一禀。

是郝贺!

果然是出事了!

我和小白脸对视一眼,分别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忧虑。黑雾里面的什么情况我们根本就不知道,两眼一抹黑,如果就这么贸然冲进去,保不齐会发生什么。

我看了一眼他发现他还在沉思,很显然是在思考着对策,但我没有时间再去思考了,要是我再不带着郝贺回去,怕是不好收场。

我深吸一口气,没去留意会不会有鬼注意到,然后径直冲了进去。

“喂你回来!危险!”我冲进去的时候,听见了小白脸在我身后吼了一声,语气焦灼。

我心下感动。

冲进去之后视线变得极其混乱,有着不少的鬼魂在我身边游荡着,我猛地将他们拍开,他们悲鸣一声,怒号着要朝我冲过来,及至半途,却猛地被一道白光打飞。

我讶然地转头看着身后的来者。

是小白脸。

情形危机容不得我作过多的感动,一群群鬼魂怒号着朝我们冲来,一双可怖利爪要将我们生生撕碎。

“这里交给我,你去找他!”小白脸在我的左方大喊着。

我不顾身份会不会被暴露,右手二指捏着一张符篆,举至额头,默念咒语,然后指尖一翻,一团蓝色的火焰在我的手里燃烧。

召魂焰!

在火焰燃烧的瞬间,小白脸施法,一道白色的光环绕在我的四周,将我与那些鬼魂隔绝开来。

要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,但在感动之余,我基本上认定是人,不是鬼。

我急忙敛神屏息,默念着郝贺的名字和生辰八字。

召魂焰燃烧只有短短的十秒钟,在这十秒钟之内若是没有将魂魄召回来,只有一种可能:魂魄本元受了损伤,使得召魂焰无法感应到。

而现在,十秒钟过去了,召魂焰也熄灭了,郝贺的魂魄却没有被召来。

我有些心慌。

小白脸已经将那些鬼魂处理了,我抬头看着他朝我走来。

“如何?”

我摇了摇头,他也吃了一惊。

“难道那个公子哥儿的魂魄没了?”

“不应该。”我低低的声说着。

“喏,试试这个。”一张小巧玲珑的宝塔递了过来。

九真玲珑塔!

我的心猛地一颤,这塔我只听姥姥说起过,这塔虽然叫九真玲珑塔,但却只有三层,半个巴掌大小,倒真是玲珑塔了。

在我们这一行里,九真玲珑塔算是个神物,可遇不可求,一般只有道行高深的世家才可能会有的,而且据说世上只有两个。姥姥年轻的时候有幸见过一面,因此印象深刻,又多次讲给我听,所以我对它也是相当的了解。

此物世所罕见,自然是因为它的奇用,虽然不是活死人,肉白骨这么夸张,但也是差不多了,传说九真玲珑塔可以镇压各种阵法,同时将阵法转化为自己所用。古往今来,多少名人都是折在了这阵法上,而九真玲珑塔的出现,正可谓是顺应天时民意。

这个九真玲珑塔通身白色,黑丝玉作顶,看上去肃穆却不是华丽,红色的脉络就像符文一样缠绕在塔身,细看之下竟想液体一样缓慢地移动着。

“这个也可以召魂。”小白脸没有理会我的惊讶的神色。

九真玲珑塔可以召魂?姥姥没跟我讲过啊。

我一脸茫然地看着他。

他似乎是看出来了怎么回事,略有无奈的说道:“算了,还是我来吧。”说着,伸手将我手里的塔拿了过去。

我突然想起来了,刚刚到这里时,一个调戏我的红毛鬼很怕他,会不会是因为他手里有九真玲珑塔的缘故。

肯定是这样的。

我暗暗地握紧了拳,他到底是谁?

九真玲珑塔幽幽转动,上面两层以不同的速度各自转着,我紧紧地盯着它看,毕竟这种神物,看一次少一次,所以趁现在赶紧一次性看够本。

转了一会儿,塔层慢慢地挺住了,塔身上红色的脉络兀自光芒大盛,刺眼的光使得我不得不用手挡一下。

等到红光散去,我惊讶地发现,塔身变得洁白无暇,红色的脉络已经没有了。

“这……”

“放心好了,一会儿就可以。”他淡淡的一笑。

像是附和小白脸说的话,下一秒,一阵红色的烟雾若有若无地游了过来,迅速地附着这塔身上。

然后我看到,一个小小的,泛着白光的珠子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里。

“这是……”我有些迟疑不定。

“那个公子哥儿,他之前本元受了些损伤,九真玲珑塔将他的本元修复了,同时将他封在这里面,以防再生事端。”

我结过这个珠子,看着它在我的手心里滚了好多圈,还残余着他的体温,

章节在线阅读

《断阴缘:我做米婆的那些日子》精彩评论

  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刘泽方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郝贺,米婆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刘泽方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断阴缘:我做米婆的那些日子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郝贺,米婆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