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三世追夫:腹黑上神哪里逃》 全文章节 三世追夫:腹黑上神哪里逃年上攻

三世追夫:腹黑上神哪里逃

古代言情已完结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三世追夫:腹黑上神哪里逃》是纳兰公子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风曼,苍翊,书中主要讲述了: 第二天一大早,风曼就开始收拾东西,呯呯铛铛的声音在厨房来。 “碰……”的一声响,好像是碗摔破的声音。 门口露出小小的脑袋,看着在

|更新:2020-01-07 00:31:59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三世追夫:腹黑上神哪里逃》是纳兰公子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风曼,苍翊,书中主要讲述了: 第二天一大早,风曼就开始收拾东西,呯呯铛铛的声音在厨房来。 “碰……”的一声响,好像是碗摔破的声音。 门口露出小小的脑袋,看着在

《三世追夫:腹黑上神哪里逃》免费试读

第二天一大早,风曼就开始收拾东西,呯呯铛铛的声音在厨房来。

“碰……”的一声响,好像是碗摔破的声音。

门口露出小小的脑袋,看着在天萝树上正在休息的苍翊上神,背对着她,一动不动,好像丝毫没有受风曼的影响。

风曼呼出一口气,返回到厨房里,又立刻灰溜溜的拿着一团不知名的东西蹑手蹑脚的跑了出去,不一会便回来了,手中的东西却没有了,轻快的脚步,眉眼都舒展开了,嘴中还哼着歌,和刚才出去时判若两人。

厨房里的香气已经蔓延出来了,闻着味道火候应该差不多了,又重新钻进厨房内。

一刻钟的时间便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鸡汤出来。刚想转过身去喊上神苍翊吃饭,此人却早已坐在桌前,神色淡漠,温文儒雅,看着两个不同花色的碗,喝着碗里的鸡汤,淡淡的说道:“另一个琉璃花卷碗去哪了?”

风曼低着头,用勺子一遍又一遍舀玩着鸡汤,眉目飘过一丝慌张,“啊!什么什么碗,我不知道啊!”

“那碗是生产于西王母昆仑山的奇石琉璃所造,外表光鲜亮丽,内部却脆弱无比,不过奇就奇在这里,虽有破痕,但是自己会吸收天地之精华,所破损的地方就会痊愈……”

苍翊抬起头看着对面,哪里还有风曼的身影,往左移动视线,看到风曼的身影嘴角不由的升起一抹淡淡的弧度,低头继续喝着,喃喃的说道:“今天的味道可比上回强多了。”

穿过层层灌木,剥开到及她腰身的杂草,又来到了昨天的河边,放下手中的东西,无聊的看着水面,轻轻抛出一枚石子,激起了阵阵涟漪。

“一圈,两圈,三圈……”风曼正数着,忽然听到身后有动静,虽然动作很小,但是可以听得见的。风曼回过头,激动的跳了起来。

“太好了,你没有失约!”而白狐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,略过她走到河边的小石头上,恹恹的趴在那里晒太阳。

风曼并没有在意白狐不理睬她,自己反而打开自己带来的东西,是今早上的鸡汤,放在白狐的嘴边。白狐自当也不会与她客气,嗅了嗅或许感觉气味不错,就吃了起来。

看到这,风曼一下子就笑了。“就知道你有品味,才不会和那个苍翊上神一般,无论做的好不好吃都是那个死调。夸一下我又不会怎么样!”

白狐抬头淡淡瞧了风曼一眼,继续低头吃着嘴边的食物。

“还有,我做什么饭他尽管吃就是了,还挑三拣四,明明就是鸡蛋里挑骨头,难道上神都是这个死模样的吗?”

风曼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摸着白狐顺滑的绒毛,起初还在躲闪,但是在某人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只好安安稳稳的吃饭,只是这白狐看向风曼自己的眼神怎么这么熟悉,具体是在哪里!风曼自己也一时想不起来。

“你一直都是生活在这里的吗?”看你的样子,病殃殃的,是不是以前生过病啊!要不这样吧,你每天都来这里,我会带好东西给你吃的,给你补补身子,好不好?”风曼无视白狐第八次看她的眼神,还是自言自语的说道。

“上神苍翊平时吃不了那么多,再者说,浪费食物是可耻的,他每天吃不了的拿来给你吃不成问题的。”

白狐停止吃的动作,像是再也无法和她相处下去了,哭丧着脸,把头扭过一边不去看她,那模样像是与夫家闹过别扭的小媳妇,感情再说:凭什么叫我吃他剩下的,好歹我也是只毛色纯种的狐狸啊!不要拿我和一般的阿猫阿狗相比。

风曼一看白狐不理她,貌似很生气的样子,把它抱在怀内。

“小白,你生气了吗?”本来就有些郁闷的白狐听到风曼这样喊它,心一下子跌倒了谷底,决心不在理她。任凭风曼怎么哄它,始终耷拉着脑袋。

“小白,你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吗?”白狐一口鲜血只想喷出来,只要你不叫我小白就好了,多么俗气的名字。“小白,看来你真是病的不轻啊!现在连抬都很费劲啦!

不过没有关系,长生殿里有各种名贵草药,我们每天坚持吃,相信不久啊,你就会好的,又能蹦又能跳的。”

风曼神经大条,根本不知道白狐在郁闷什么事?不过在她为自己好的份上,就原谅她乱为自己取名字了这件事啦!

但是这样并不代表它接受了俗气“小白”这个称呼啦,看着白狐抬起头,以为它听懂了自己的话,风曼瞬间感觉自己乐开了花,她是真的真的很喜欢这只狐狸呢!

又在这磨磨唧唧了半天,风曼真的要走了,因为她是偷偷溜出来的,上神叫她去给种植奇珍异宝的地方除草,来了长白山,以为自己会学会什么高超法力,没想到,法力倒是没有接触多少,厨艺倒是见长,连除草的艺术都是十分熟练。

现在风曼都认为自己不是来学艺的,而是搞园林艺术的,悲催的日子啊!

在某天,拿起工具就快速来到花园内,打算给院里的花啊什么的除除草,忽然在拐角处突然看到一名女子的身影快速的穿过各种障碍,快速的往后山飞去。

怎么会有女子来去自如呢?

莫非是五大使者之一?

来了这么些天,总算见到活人了,风曼放下手中的东西,悄悄追了上去,她到是看看,传说中神秘的使者到底是何许人也。

后山有一个断崖名叫断肠崖,深万丈之余,云雾缭绕,往下一看,使人毛骨悚然。而此时苍翊上神站在悬崖边上,背对着少女。

风曼隐退到石头的后面,大气都不敢喘一声,此距离刚好能够隐约听见他们讲话。

“师傅,您要找的幽暗之花的种子我已经找到了,只是这花百年开花,千年结果……”

“这些我都知道,此花的独特闻所谓见,假如种花之人不小心翼翼呵护的话很容易就会死去,就暂且不说它百年开花,千年结果。”淡淡的声音从悬崖那边传来,一如既往的没有温度,淡薄如玉。

“可是,师傅,我们长白仙山乃是仙府泽地,这种至阴至暗的物种能在这片土地上生存吗?”

风吹动着悬崖边上俩人的衣衫,虽未见女子的容颜,但从曼妙的身姿以及盈盈一握的纤腰来看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,看来传说中的五大使者果真是名不虚传。

“试一试,不试又怎能知道它的生命是多么的坚韧。”

“但是它是妖灼之气的,拿到它时,幸亏师傅给的玉石丹,要不然灵儿的性命不保。”

“这没什么!你是我的徒儿,我自当应尽师傅的义务,灵儿,此番你路途跋涉,想必十分辛苦,下去歇着吧!

“是,徒儿告退!”

风曼此时赶紧把头低下,以免被他俩发现。过了一会,没有动静了,才抬头看看四周,前方已没有了俩人的身影,看来已经走了,风曼站起身,舒展舒展发麻的腿。

“幽暗之花,看来挺好玩的样子。哎呀,我这脖子都酸了。”揉揉脖子转过身,这一转不要紧,苍翊上神直直的站在她的跟前,那张神色孤高,温润淡漠的脸瞬间在风曼的瞳孔中放大。

“那个,那个,今天天气不错啊,我出来转转,咦?上神你也在这里哦!真巧。”风曼嬉皮笑脸的模样,再加上有些滑稽的姿态,上神苍翊即使在怎么冷的性子,被她这么一说,嘴角抹上淡淡的一层弧度,眉眼都舒展开了。

但是在瞬间又被收敛回来,恍惚之间,风曼以为自己看错了。

反手一握,一枚石子大的东西在自己的掌内,乍一看,通体光滑圆润,色泽幽黑,风曼正纳闷这是什么东西时,上神苍翊缓缓的声音飘来。

“这是幽暗之花的种子,现在交给你保管了,务必要好好照料。”

“幽暗之花?是什么东西?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啊!”

风曼一心想要装傻装到底,才不会承认自己跟踪,偷听他们讲话的小人。

就在这时苍翊上神直直的看着她,不给她喘息的机会。

“你既然不知道幽暗之花,听说此花非常的独特,叶子治疗内伤是极好的。你既然不识得它,看来对它的了解还不够,那这样的话……”

风曼一听到治疗内伤,眼睛就发亮了,小白可是需要治疗的啊!“不就是百年开花,千年结果吗,我知道,我知道,这么有名的奇花我当然清楚喽!”

说完紧紧的抓紧手中的东西,“叫我管理,我肯定会做的很好。”

苍翊虽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?但是眉眼里全是笑意,这么些天的了解已经摸清楚她的脾性。风曼看着手中的种子,只是比一般的种子大那么一些而已,并没有什么不同,不知道种出来会是什么效果。

“这花真的百年开花,千年结果吗?可是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,寿命很短耶!估计等不到它开花了,上神啊!来世我可不可以再来长白山,继续照顾它啊!”

风曼并没有看上神苍翊,看着手中黑乎乎的东西,像是自言自语,不过目光有些呆滞,像一个瓷器娃娃一般,非常的可爱。

《三世追夫:腹黑上神哪里逃》精彩评论

  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纳兰公子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风曼,苍翊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纳兰公子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三世追夫:腹黑上神哪里逃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风曼,苍翊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